实名举报河北省邢台市威县人民法院及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长英【转载】

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实事热点 发布时间:2018-12-20编辑:来源:www.chgold.com阅读数: 手机阅读

身为父母官不为民做主实名举报材料

举报人: 张某,男,汉族,1958年出生于河北威县某村,身份证号;13*********13,现住河北威县开发区晨光大街2号,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新建厂区内,(因威县瑞泰公司至今未接收厂区厂房)

为维护国家法制的尊严;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

-;举报河北省威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长英,滥用职权为张海博逃避公司债务,转移公司资产,在没有银行往来收付票据证明,财务账册记载证明,税务报表证明下,而恶意串通签署虚假《调解协议书》。

二;举报威县人民法院5个执行案,行政不作为,乱作为,官官相护,滥用职权,蓄意渎职,规避法律、法规,的行为,强烈要求对行政不作为,乱作为,蓄意渎职的执法人员进行严肃处理,以显法律公平正义。

张海愽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老板,实际控制人,李玉平该公司原法人,宋朋才该公司现,显明法人。张义杰该公司厂区厂房实际施工垫资人。

事实与理由:

1; 威县开发区管委会出据的2016年4月1日《调解协议书》,是虚假的依据及说明如下;

(1);张海博所持威县开发区管委会出据的没有管委会负责人,制作证明材料人签字的《调解协议书》内容看,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分5次向张海博借款260万元,但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提交给威县人民法院申报表看,这些借款及所负利息并没有提交财务账册记载。而且巨额款项的收付应当通过银行账户办理,威县开发区管委会在没有银行往来收付票据证明,财务账册记载证明,税务报表证明,并明知公司老板是张海博,公司及公司所有印章是张海博控制,而为张海博逃避公司债务转移公司资产,利用人民给予的权利恶意串通,虚构事实签署2016年4月1日《调解协议书》的做法,是严重的违法乱纪,滥用职权,蓄意渎职。

(2);我催要工程款找张海愽,我邢台鼎盛建筑有限公司与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2016年3月3日(2016)冀0533民初143号民事调解书,是威县人民法院审判员陈英军与张海愽做调解后而作出的并双方律师也在场。

威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高风楼,在历时13个月的强制执行一案中,做调解均是张海博,本案在执行过程中,申请人发现被执行人的公司印章,财务手续等均由张海博实际控制,在执行法院执行局局长高风楼主持执行和解谈判,商量处置财产的方案细节中,被执行人一方均由张海博出面协调,原法人李玉平,现法人宋朋才调解中从未到场,李玉平,宋朋才从来没有去过威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本案在威县人民法院3次开庭中,瑞泰公司,李玉平,宋朋才,张海博均聘请的是同一个律师,申请人向执行庭提交的录音,也可以证明被执行人的所有事务均由张海博控制;一直进行的处置被执行人土地,房屋工作都是由张海博进行,更证明威县瑞泰公司是张海博的。希望查清律师费,诉讼费的支付情况,及调取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银行账户2014年至2015年往来收付票据,也能查明案件事实。

(3);威县瑞泰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18日,验资报告,和2013年至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实际出资额为500万元。威县瑞泰公司唯一资产,新建生产厂区的主要施工单位,就我鼎盛建筑公司一家,2014年至2017年瑞泰公司,即没给国家交纳厂区土地转让金(办理土地使用证),又没给所有施工单位支付工程款,更没有对唯一资产,生产厂区投入资金,那么瑞泰公司原有500万元资金,并张海博所持《调解协议书》所写瑞泰公司分5次借入260万巨额款项,那么此巨额款项的来源与去向在那里?

事实说明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张海博,瑞泰公司的所有印章均在张海博控制之下,因此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张海博是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的老板。既然张海博实际控制着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及公司的所有印章,那么恶意串通签署一份《调解协议书》就变得轻而易举。

以上事实说明威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高长英,及制作证明材料人不敢签字的2016年4月1日《调解协议书》是虚假的。

2;对威县人民法院规避法律、法规,而出据冀0533民特1号《民事裁定书》是虚假诉讼的依据说明如下;

﹙1﹚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指导意见》第1条,第2条,第4条,第5条,第7条,第8条之法定.

﹙2﹚《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

第六章 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一百一十五条单位向人民法院提出的证明材料,应当由单位负责人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加盖单位印章。人民法院就单位出具的证明材料,可以向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进行调查核实。必要时,可以要求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出庭作证。

 单位及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拒绝人民法院调查核实,或者制作证明材料的人员无正当理由拒绝出庭作证的,该证明材料不得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2016年3月3日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所欠我邢台鼎盛建筑有限公司工程款一案中,是威县人民法院审判员陈英军与张海愽做调解后而作出的(2016)冀0533民初143号民事调解书,并双方律师也在场,威县法院明知,瑞泰公司实际老板是张海博,公司及公司所有印章是张海博控制,在没任何证据证明,更没调取银行往来收付票据,对巨额款项的来源,去向,进行审查,取证的情况下,而规避法律、法规,依据一份没有威县管委会负责人签名的虚假《调解协议书》,为张海博逃避公司债务,转移公司资产而出据《民事裁定书》的行为是严重的徇私枉法,滥用职权,蓄意渎职。

3; 以下6个执行案中威县人民法院行政不作为及规避法律、法规,的依据并说明;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若干期限的规定的通知》

第一条被执行人有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一般应当在立案之日起6个月内执结;非诉执行案件一般应当在立案之日起3个月内执结。

第三条承办人收到案件材料后,经审查认为情况紧急、需立即采取执行措施的,经批准后可立即采取相应的执行措施。

第十条对执行异议的审查需进行听证的,合议庭应当在决定听证后10日内组织异议人、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进行听证。

〔1〕;威县人民法院自2016年10月19日收到追加李玉平为本案被执行人申请后,迟迟不予办理,为张海博逃避公司债务变更无任何家产,银行储蓄的显明法人宋朋才,争取时间,(给执行局提供的财产线索是李玉平有365酒店俩处,有车有房产,有银行储蓄,)2016年12月10号张海博匆匆变更现法人宋朋才后,才于2017年1月23日威县执行局局长高风楼主持召开举证会,不知什么原因又换主办法官李鹤,后换主办法官郭同,历时8个月后郭同说他已不管此案让找孙志洋院长,多次找孙院长总说进快安排法官,但迟迟不予安排,2017年7月3号又找威县法院曹金丽院长我对曹院长说,法院在托延不予执结我只好上访,才又安排法官李鹤负责此案,但李鹤以不清楚此案为由,要求重新递交追加李玉平为本案被执行人申请书,于2017年7月24日又重新召开举证会,申请书,执行终结裁定(冀0533)执369号之一,执349号之一)除外其它证据材料均是原2017年1月23日举证会所递交的证据材料。威县人民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四条,却回避第十九条作为被执行人的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生效法律

文书确定的债务,其股东未依法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该原股东或依公司法规定对该出资承担连带责任的发起人为被执行人,在未依法出资的范围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之法规,历时11个月才于2017年9月4日收到作出的(2017)冀0533执异4号裁定,但裁定以李玉平不再为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的股东为由,驳回申请并裁定终结。

﹙2﹚;威县人民法院自2016年11月1日收到依法将被执行人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公司经理李玉平、监事李卫华和财务负责人采取限制消费措施,至今未执结。(2016年12月10日又变更法人为宋朋才)

﹙3﹚;威县人民法院自2017年1月17日收到依法将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老板,实际控制人张海博追加为本案被执行人申请,直到2017年9月4日,才收到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执行中变更、追加当事人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条,三十条,三十二条,以目前法律中没有对在执行程序认定公司实际控制人做出的规定,为由驳回申请的冀0533执异6号裁定书。却回避第十六条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法人分支机构以外的其他组织作为被执行人,不能清偿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务,申请执行人申请变更、追加依法对该其他组织的债务承担责任的主体为被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法》第二十条,二十一条之法定。

﹙4﹚;威县人民法院同一个合议庭,同一个主办法官,针对同样的证据相同的法律条文,却做出(2017)冀0533执异6号,(2017)冀0533执异5号,两份截然相反的执行裁定书。更为诡异的是(2017)冀0533执异4号,(2017)冀0533执异5号,(2017)冀0533执异6号,三案不同的裁判结果,却引用了相同的法律条文,有的可以复议,有的驳回申请并裁定终结立即生效,却把显明股东无任何家产及银行储蓄的宋朋才,追加为被执行人。

﹙5﹚;威县人民法院自2017年1月27日收到依法将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法人宋朋才,追加为本案被执行人申请,直到2017年9月4日,历时8个月才收到冀0533执异5号,予以追加(无任何家产,银行储蓄)现法人,显明股东宋朋才的裁定书。

﹙6﹚;威县人民法院对威县瑞泰特种电缆有限公司强制执行一案,自2016年6月托延时间不予办理,在我多次催促下至此长达13个月后,才出具了本案因没办理土地证暂不能评估,拍卖的裁定书。

综上所述,因张海博是威县检察院检所科科长,对这特殊身份威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威县人民法院,对于人民给予的权利,而共同恶意串通作出虚假《调解协议书》《民事裁定书》,这种执法的行为是典型的官官相护,徇私枉法,玩忽职守和蓄意渎职,严重侵害了案外人的合法权益。也破坏了社会的诚信,扰乱了正常的诉讼秩序,损害司法权威和司法公信力。

这充分说明我是弱群体,党的政策再好,还是有阴暗,法律也就显得形同虚设,但是我相信,中国共产党的天空终归是晴朗的,我在张海博拒不支付工程款,威县法院对我公司强制执行一案所有申请,托延时间,行政不作为及规避法律、法规,不按法定期限办理的情况下,将此材料2017年4月2日和2017年7月3日各一次递交给威县人民法院院长,并2017年8月8日,8月16日2次给威县人民政府,2017年8月13日给威县纪律检查委员会,威县人民检察院,2017年8月20日邢台市人民检察院递交过此材料,但至今没有回复,威县信访局,邢台市信访局,邢台市人民法院,但各执法部门互相推托不予受理,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以免事态再度恶化,只有向河北省人民法院领导汇报,我相信最终我会找到真正维护国家法制尊严及为我们老百姓伸张正义的父母官。

盼望尊敬的领导在百忙之中早日过问此案明察秋毫,对威县开发区管委会,威县人民法院行政不作为,乱作为,蓄意渎职的执法人员进行严肃处理,以显法律公平正义。

2017年9月26日​​​(来源:风行天下)

上一篇国庆中秋将至,省纪委发出通知加强监督检查驰而不息纠正“四风”

下一篇邢台:凡举报违规售房,邢台房管局奖励1万,超20家项目被封....?

实事热点本月排行

实事热点精选